深圳噢助孕服务公司
您当前位于: 首页 > 代孕案例 > 正文

代孕之殇 20万买不到回家路

来源:http://daiyunoh.com时间:2017-03-09 09:42:41

这是一个因代孕引发系列矛盾的故事。

我们都憧憬有个其乐融融的家庭,然而期望值有多高,失望就有多大。

婚姻生活里,想让人真正愉悦起来,除了心宽,你最好还是学会装傻吧。

\

2010年10月27日,坐拥600亿元王国的香港恒基地产主席李兆基,其长子、有超级钻石王老五之称的李家杰为圆老父抱男孙心愿,到美国找代母一举诞下3 胞男胎,震惊全香港。而在内地,代孕这个法律许可之外的黑色地带,也再次被推向了风口浪尖。

终于有儿子了!

2005 年底,景阳的公司转回上海,张文婷跳槽到兰州另外一家公司,然后拿着代孕的20 万搬进了一套两居室的新居,和刘一恒举行了婚礼。张文婷与景阳再无联系,全新的生活开始了。5年过去了,刘一恒在房地产公司做到部门主管,他们的女儿逗逗也已经3岁,生活平静而幸福。景阳怎么突然回来了,还突然告诉她那个足以毁灭她全部生活的消息?

找来的代母出了“生产事故”

在张掖路的一家茶坊,张文婷一眼看到了躲在景阳背后的小柯,那熟悉又清晰的眉眼让她大脑一片空白。当年她离开时,小柯才3个月大,像个小猫小狗一般蜷缩着,看不出像谁。如今,5岁的他眉眼真的与刘一恒毫无二致。她当即明白自己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。仔细回想,在为景阳代孕的那段时间,她与男友很少亲密,每次又在安全期内,所以怀孕之后,她理所当然认为是景阳的儿子……她心里越来越沉。景阳到底想要怎样……她想都不敢想。景阳叫小柯去边上玩,接着将一份血型化验单和DNA检测报告摔在张文婷面前!

原来,小柯过三岁后,一直在加拿大由姥姥姥爷照顾。一个月前,景阳从加拿大带着5 岁的小柯回上海,看到父母舍不得孙子,他临时决定让儿子在上海上一段时间幼儿园。入园做肝功能化验时,他顺便给小柯做了血型检测,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:小柯的血型竟然是B型!以前单位组织献血时,景阳知道张文婷是O型血,而他自己是AB型,AB型和O型血的父母是绝对生不出B 型血的儿子的!为了慎重起见,他又带小柯做了DNA 检测,结果让他彻底瘫倒在地:小柯确实不是他的骨肉!

找来的代母出了“生产事故”,宝马的车硬生生给贴上了奔驰的标,亏得奔驰还负责售后许多年!

张文婷尴尬得满脸通红,她只得如实相告,她当时已有男友——现在的丈夫刘一恒,可能“搞错了”。景阳愤怒地说:“我花了20万,却给别人养了5 年的儿子,你一句‘搞错了’就了结了?”说完他把小柯叫过来,直接推到张文婷面前,“你的儿子还给你!”小柯似乎意识到什么,大哭着叫爸爸,景阳狠了狠心,转身就走了。

这一推,让张文婷陷入了僵局:事发突然,她不知拿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儿子怎么办。如果刘一恒知道实情,决不会原谅她的背叛的。于是,她连夜把小柯送回了乡下的表姐家。

第二天,她给景阳打电话,想试着协商下事情的解决办法。景阳的语气很差,他说,除非张文婷赔偿她那时候得到的20万报酬。但张文婷的日子刚刚好转,拿不出20万。景阳说:“那我们的协议继续有效,你再生一个我的孩子给我!” 张文婷实在没有别的办法,含泪去了景阳住的酒店……

几天后,景阳因为公司有事回了上海,张文婷的生活暂时恢复了平静。但没过几天,景阳又打电话要她去上海见面,说是“非孕不可”。张文婷知道,景阳已经抓住了她的软肋,以后只会受人牵制。痛定思痛,她决定先试探一下丈夫的意见。

张文婷把小柯接了回来。刘一恒下班回来发现了小柯,张文婷说:“这是同事的儿子,他爸妈有事,暂时借住在咱们家几天。”晚上,两个孩子睡下后,张文婷问刘一恒:“你有没觉得,小柯看着面熟?”刘一恒说:“我以前见过?”张文婷摇摇头:“你看看他跟你是不是长得像?”刘一恒呵呵笑着:“是有点啊,我可没这个私生子。”

那一刻,张文婷突然下定了决心,她一字一句地说:“小柯,他就是你的儿子。”刘一恒瞪着她:“你开什么玩笑?”张文婷认真地点点头:“是我给你生的。”刘一恒吃惊

地盯着她:“你说什么胡话,这也太荒谬了!”张文婷一边哭一边说出了小柯的来历。她最后说:“我爱你,也爱这个家,请你给我一个机会,我再也不会糊涂犯错了!”刘一恒僵在那里,半天反应不过来。他想不到妻子会做代母,而他居然拿着妻子代孕的钱买了房子!他恼羞成怒,举手想打妻子,可又下不了手,最后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嘴巴!

虽然痛苦尴尬,但张文婷心里还存有一丝幻想,毕竟小柯也是刘一恒亲生的,他再生气也不会不认儿子的。可接连几天,刘一恒都是喝得酩酊大醉,回到家中就睡在客厅。2010 年3月,刘一恒提出离婚,他一个孩子都没要,但把房子和不多的存款留给了张文婷。张文婷苦笑着说:“景阳追要他的20万,可能得卖房还钱了。”刘一恒恨恨地

说:“那是你自作自受!”婚姻没了,张文婷给景阳打了电话,对他说:“我不会再为你代孕了。欠你的20万,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。”之后,她平静地挂了电话。

5岁的小孩,本不该这么推来推去啊

为了还债,张文婷把房子的资料挂到房产中介公司,准备卖房,同时开始找租房准备搬家。一个单身母亲带着两个3 岁和5 岁的小孩,张文婷这才真正体会到了艰难。最让她担心的是小柯,这个被景阳直接推至她面前的孩子,像是被爸妈抛弃了一次一样,变得沉默寡言,缺乏安全感。在幼儿园里,小柯是最胆小的,他能一个人躲在一堆积木里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而3 岁女儿逗逗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,她总是反复问着妈妈:“爸爸呢,我想爸爸!”哭得让张文婷揪心地疼。

2010 年6 月,小柯脸色苍白,食欲不振,并开始流鼻血。张文婷把儿子带到陆军总医院检查,发现小柯得了急性髓性白血病!她立即给儿子办理了住院手续。她和逗逗都做了配型测试,结果达不到标准。张文婷给刘一恒打电话,可是电话打不通,给他的同事打电话后才知道,刘一恒已经辞职去了昆明,没有留下联系方式。

2010 年7 月,张文婷卖掉住房得到了48 万房款,然后租了一套一居室。8 月,小柯的病情恶化,住进了无菌仓,每天的花销要2 万元,卖房款很快就所剩无几了。最艰难的时候,张文婷给刘一恒写了一封电子邮件,让他带好逗逗,自己要在“弹尽粮绝”时,和儿子一起离开人世。就在张文婷做好了最坏打算的时候,8 月底,她意外接到了景阳的电话,说他和妻子来到兰州想见小柯。原来妻子一直追问小柯的事情,要回中国找儿子。景阳只得告诉她,小柯被亲生父母要回去了。裴雅丽放心不下小柯,执意要回国内亲眼看看孩子。张文婷绝望地一边哭一边说:“你们只能到医院里来看小柯了!”

在陆军总医院血液科402病房里,景阳和裴雅丽看到了虚弱的小柯。小柯离开裴雅丽半年多,已经接受了亲生母亲和妹妹,可是看到从小疼她的妈妈,仍然激动异常,扑到裴雅丽怀中大哭起来:“妈妈,你怎么不要我了?”裴雅丽紧紧抱着小柯,泪流满面:“妈妈从来没有不要你,妈妈答应你,再也不离开你了!”

看着小柯与养母的感情,张文婷可以想象得出,裴雅丽曾经多疼这个儿子。裴雅丽说:“我一直身体不好,是小柯的到来给了我极大的人生乐趣。我来看看小柯,其实是想求你同意我把他带走的。你已经尽了力,该轮到我为他尽责了。”她提出,治病的钱她来出,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骨髓。她又问:“小柯的爸爸呢,他没做配型吗?”张文婷不知如何回答。景阳知道再也瞒不下去了,说出了小柯的身世。裴雅丽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,沉默地离开了医院。张文婷想,裴雅丽肯定不会接受小柯了,更不会管小柯的病了。

但是,第二天下午,裴雅丽和景阳还是出现在病房。裴雅丽对张文婷说:“昨晚我想了很多。不管小柯是被当作谁的孩子来到这个世上,他叫了我五年妈妈,他都是我视若珍宝的儿子。当务之急是救小柯,而不是用过去的事情来相互怨恨。”裴雅丽的大度和善良让张文婷感激不已,景阳也非常自责,当即向妻子表示,他也愿意把小柯当成自己的骨肉,再也不做荒唐的事情。

更让张文婷和景阳夫妻惊喜的是,半个月后,刘一恒回来了!原来,刘一恒不愿意面对妻子的背叛和被错生的儿子,更不想被人议论嘲笑,就换了手机和城市。当刘一恒收到张文婷的邮件,知道了儿子的病情后,他再也坐不住了,立刻赶了回来。

第二天,医生为刘一恒与小柯做了骨髓配型测试,结果完全相合!

8 月5 日,在小柯手术前夕,这两对曾经纠缠着爱恨情仇的夫妻,终于心平气和地坐在了一起。景阳真诚地向刘一恒和妻子道歉,而张文婷则向丈夫和裴雅丽道歉。

8 月16日早上9点,医生们为小柯成功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。一个月后,小柯身体的各项指标恢复良好,并已经稳定。经过协商,裴雅丽和景阳决定在国庆节后带小柯回加拿大,让他接受最好的照顾和治疗。他们保证,每年都带小柯来中国,与妹妹和亲生父母相聚。张文婷虽然对儿子百般不舍,但考虑到现实状况,他们觉得这是最合适的办法,也是对儿子的成长最有利的,于是接受了这样的安排。

而张文婷与刘一恒,也在这种乌云散尽后的巨大暖意中,宽恕彼此,开始迎接崭新的生活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